推广 热搜: 开通  成绩查询  现场确认时间  考研成绩查询系统    税收理论论文  税务研讨论文  政策研  税收政策  竞争力 

协商民主在乡村治理中的现实基础及路径探析

   日期:2021-07-25     来源:www.asgxgy.com    作者:未知    浏览:932    评论:0    
核心提示:1、乡村治理中推行协商民主的必要性“协商民主”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一种全新的民主治理理论问世,成为了近些年西方政治思想进步的焦点问题之一,它的兴起和进步具备强烈的社会背景和价值基础。

3.民本思想的悠久历史

中国传统文化中“民为邦本,本固邦宁” 的民本思想,发端于商周交替之时,民众是君主甚至整个国家存活进步的根本所在,民生的安危关系天下兴亡。因此,体恤民瘼、关怀民生、看重民意、关注民情是历代君王密切关注的重中之重,它们在统治中采取一系列利民惠民的手段,尽管主观上仍然是为了维护君主统治的稳定,但不能否认的是,这部分利民惠民、休养生息的民生手段的确是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的。换言之,古时重视民生就是重视“公利”,在达成“公利”的基础上来维护整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在这一点上,它与协商民主充分重视公共利益最大化的倡导是不谋而合的。

1.传统政治文化中的和合理念

在《国语?郑语》中最早出现了“和合”二字的连用,其中记载有“商契能和合五教,以保于百姓也。”说的就是,商契十分重视父义、母慈、兄友、弟恭与子孝这五种德行规范,他将这部分行事规范恰到好处地融会贯通到了百姓的治理当中,达到了治世安民的成效。事实上,和合就是为解决各类矛盾与冲突提供一种方法并达成不断调整和重组的动态过程。伴随时间的演变与历史的进步,这种带有和合色彩的思想日趋让人们奉为行事的准则和基本的道德标准。这体目前政治价值的范围内,就是面对不一样的看法与建议时,大家更倾向于通过协调与融合的方法,追求公共意志的最大化。儒家思想一直秉承“以和为贵”,它把和而不同,求同存异作为它的内在价值,将国泰民安、合家兴旺作为它的最高表现。这种既坚持原则又尊重差异,既相互碰撞又达成协议的理念,虽然滥觞于中国传统封建规范,但它同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内涵仍然具备肯定的契合之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正是批判地继承和发扬了这种思想而形成的。 2.中国传统规范中的谏议制

协商民主的本质内涵在中国古时候的谏议规范中也有所体现。“谏官”也称“言官”,指那些对皇帝的过失提出批评性建议并直言规劝,或为国家的管理提出建议与建议的官吏。谏官规范在设立之初虽为制约皇帝,监督王权而立,但在后来的进步中谏官还可以就有关政治决策提出批评,对朝政得失进行监督,这其中进行对话与讨论的过程充分体现了协商理论的精髓。在谏议规范中,还特别强调“谏言不咎,谏官不罪”,这充分保证了言官的话语权和言论自由,使所谏之言愈加广泛、真实,这一点恰好与协商民主的内在需要相契合。

1、乡村治理中推行协商民主的必要性

“协商民主”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一种全新的民主治理理论问世,成为了近些年西方政治思想进步的焦点问题之一,它的兴起和进步具备强烈的社会背景和价值基础。协商对中国而言不单是为了更好地进步民主,更要紧的在于它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一种民主政治形态 ,它所强调的内在逻辑对国内政治文明的进步与乡村社会的治理都具备肯定的势必性。

(一)最大程度地优化和丰富乡村治理

在协商中获得最后决策的过程,事实上是参与个体不断进行集体深思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个体不只代表的是多数人的意愿,更是在平等参与和充分尊重的首要条件下,传递集体深思的结果;协商民主提供的这一集体深思的动态过程,非常大程度上增强了政府决策的科学性,也为乡村治理方法的转变指明了方向。乡村治理中的每一位公共成员都有关心乡村怎么样进步的权利,在面对诸如乡村公共卫生、公共安全与公共设施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时,以往提供给成员表达建议的途径与平台已不可以更好地解决这种问题。在中国基层民主建设进步的道路上,历经大家党几代人努力形成的“协商民主”是符合中国国情和进步近况的。在乡村治理过程中,每一位乡村成员都可以通过平等对话的方法,尊重公共意志,充分表达自我,以形成一个更具公共基础、更具合法性的?Q策。同时,协商过程全程暴露在参与者的监督下,不只有益于积极践行群众路线教育,加大决策者与基层民众的联系,也有益于政府倾听民意,把握民情,更好地为乡村治理云筑网,创造出符合国内农村基层社会治理的新格局。

(二)社会阶层多元化和利益分化的现实需要

在传统农村社会中,大家常见依赖的是以土地、畜力与人力为主的生产方法,消费也都是围绕农商品展开的,非常难形成相对独立的利益群体,自然也没阶层分化的情况,甚至成员、物品与信息的流动范围都十分有限。伴随农民的收入出处、生活方法、价值观念等日益多元,农村社会分化的加剧,乡村的社会结构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新的社会阶层和利益群体渐渐产生,矛盾和纷争渐渐增多,乡村治理渐渐陷入愈加复杂的境地。为防止新的矛盾可能带来的危机,温和理性的解决方法呼之欲出,一种新型乡村治理模式亟待推出。协商民主恰好可以为解决这种新问题提供一个平等对话和自由协商的平台,它主要把不同利益主体间的矛盾与诉求置于同一个空间之内,凭着协调和整理的办法有效达成最大程度的共识。

(三)为乡村社会治理方法的革新提供可能

基层治理是在多元主体间展开的,最后是为了达成公共利益的协同共治 。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进步中因利益产生的冲突与矛盾不断累积,呈现出利益主体多元化和利益诉求多样化的特征,这对乡村社会治理方法的革新提出了更高需要。2006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大人民政协工作的建议》,明确指出国内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要紧形式分别是:人民通过选举和投票行使我们的权利;有关人民内部的问题在形成决策之前,需要就一同性问题充分协商,并获得多数一致的建议。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中继续系统论述了这一要紧论断。同时,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在基层要拓展形式多样的协商民主,努力达成基层协商的规范化。革新乡村社会治理体制,达成政府治理与社会自我调节、村民自治的良性互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2、乡村治理中推行协商民主的现实基础

民主的主体在人,其基础在社会。人可以建构民主的形式,但不可以建构源于行成长的民主。若要使民主获得更好的进步,探索民主成长起来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现实基础看上去非常重要。决定在乡村治理中推行协商民主的不是协商民主形式本身,而是乡村中确实存在着它成长与进步的内在推进力。

4.中国政治文化的特有优势

国内的政治文化传统与西方有非常大差异。古籍记载,在尧舜时期但凡有关社稷的举国大事,都要经过“四岳”、“十二牧”等众诸侯和地方长官一同进行讨论与协商。但这一过程并不可以容易地与票决形式的选举民主相提并论。诚然,在中国政治文化中,亦能探寻到“选”,比如,“选贤举能”、“雀屏中选”等。但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选”都是推选的意思,与“选举”之“选”不可并提。选?e以票决进行,而推选以协商为主。部落领袖――舜,就是经由尧在“四岳”上推选而产生的,大家今天将如此的选拔方法称为“禅让”。虽然在历史长河的洗礼中,这种 “禅让式”的协商民主在夏禹之后就逐步离开了“民主”,染上了专制主义的色彩,但它在肯定时期、肯定范围内起有哪些用途仍然是不可忽略的。因此,与西方角逐性民主相比较,这种温和的方法愈加合适中国人“和而不同”的哲学理念,也与中国的进步实质更相适应。

(三)党的领导为协商民主的进步提供了根本保障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全体人民学会国家权力的社会,它的革命与建设历来就是围绕解放劳动人民、全方位进步生产力,这两大历史任务展开的。一个更高目的的达成意味着国家形态将会向更高追求的“共产主义”迈进。因此,在这一不断超越自我、奋力向前的过程中需要有一个能凝聚起人民,引领国家与社会向前迈进的领导力量。中国共产党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被赋予了带领全体人民达成更远大目的的权力,成为了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核心力量。自1982年党的十二大上,邓小平提出要建设有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以来,大家就一直在向“高度民主”不断迈进。此后,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完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规范,拓展形式多样的基层协商民主。三十年漫漫征途,中国共产党一直都为协商民主的有序高效进步提供了根本保障。

3、协商民主在乡村治理中的进步路径

(一)经济进步为协商民主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

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工业革命一直是西方社会进步进步的分界线,生产方法的变革直接带动了经济的迅速进步,大家生活水平跨入新的高度,社会阶级结构发生巨大改变。“财富的积累减轻了公众及个人的负担” 为民主进步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民主政治研究成为政治实践的进步主流,这再一次用人类的进步印证了经济进步与政治建设之间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联系。今天,在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道路上,大家仍然不可以忽略经济对政治的促进用途。

(二)民主精神为协商民主提供厚实的社会土壤

纵观中国民主进步的历程,它虽然受制于地理环境、经济基础、文化传统等方面,但在中国的民主化探索过程中,大家并不缺少关于民主的理念,“选贤举能”、“以民为本”等具备民主色彩的思想源远流长。今天大家仍然可以继承这部分出色的民主文化,但增强关于民主的练习也势在必行,培养出具备长久民主习惯和民主思维的公民才愈加可贵,这也是基层协商民主正在进行的一项艰难任务。

(三)规范建设为协商民主提供有序的政治环境

在现实政治日常,规范是以法律、规定、规则、风俗等形式,来安排大家的政治生活、规范政治行为的,最后达成解决冲突,保持政治一同体的目的。协商民主理论诞生于多重社会危机潜藏的年代,怎么样将理论精神具体化到政治日常,就成为了规范建设的一大难点。而今,国内进入改革攻坚期,社会治理不断出现新的危机,面对不一样的社会需要和行为动机,需要通过完备的体制机制使不同个人和利益团体根据既定规则行事,不仅能够防止社会陷入无序混乱的状况,还有益于形成有序的、稳定的政治环境。

(一)村民民主意识逐步增强

公民的有序参与是协商民主进步的基石,现代社会怎么样更有效地发挥用途,与生活在这里的公民有着密切联系,他们所拥有的某种习惯、态度、价值观和意向都会对其产生影响 。伴随国内社会主义经济的迅速进步,作为乡村协商民主参与主体的广大村民,他们的民主意识渐渐觉醒,自己的理解能力和民主素养也得以大幅度提升,在精神层面上的追求不断上升。他们开始渴望可以加入到政府的公共决策当中,通过他们自己的积极参与,达成表达诉求、影响决策的愿望。事实上,为最大限度地保证协商的公平性与合法性,真的聚合大部分人的公共意志,协商主体自发、主动的参与是愈加可贵的。因此,基层协商民主在进步过程中,更应该积极探索多种多样的协商方法,为广大群众渴望参与政治生活的诉求提供平台并畅通途径。

(二)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的深厚底蕴

不同国家有不一样的文化,在此基础上成长起来的政治文化自然也就创造出了不一样的政治形态,但政治只有与文化承载的精神相契合才能生发出动力。中国协商民主的形成进步自然也不能离开相应的传统政治文化,其中谏议规范与民本思想等,都蕴含着很多与协商有关的因子,为基层协商民主的产生与进步奠定了文化基础。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